潮鳴

隐约雷鸣,阴霾天空,纵使天无雨,我亦留此地。

没有人写信给长织:

九州。九州好像一场遥远的梦,做了许多年,终于可以醒了。

当时年纪小,虽然赶上了那场盛大的撕逼会,却不懂他们为什么闹崩,也不明白为什么九州的故事就此落幕,直到后来长大了些,对曾经的事情慢慢有了头绪,可是现在说难过自己也嫌矫情,反射弧平白比别人长了那么多……真是惆怅无比。

我对鬼畜cp五黑框有过幻想。

比如说,等两人都变成老头子了,仍然对往事念念不忘,待别人一派气定神闲,说起彼此立刻咬牙切齿风度全无,见了面拾起拐杖恨不得把对方揍成球,哪怕已经骂不出新词也要多吐两口口水,浑然不顾这幅面孔落在小辈眼里有多可憎可笑。

对,我真的这么想过,就算只能以打孩子的方式来维持感情也无所谓,反正逢年过节打孩子,世界末日打孩子,吃饱了撑的闲来无事也打孩子……已经是常态,就这么一直维持下去吧。大家都知道爱的反面是什么,所以如果他们这样互相憎恨到老到死,也算是不错的结局。

现在想想,觉得自己真他妈可笑。

曾雨和杨治,最早在金庸客栈相识,素未谋面却互相吹捧三年,相信世上唯此人懂我,终于下定决心面基。

今何在对他说:“来创造我们的世界吧!”于是江南放弃学业,急匆匆地从美国赶回来。

江南说Everyone has a monkey in his heart,他拜托友人好好照顾那只猴子,说“饿瘦了我就跟你们没完。”

今何在写花痴帮,写江南有个朋友,至死也没有背叛他,写羽族,一向傲气十足的年轻人,也会讲出“我愿意给江南写同人”这种话。

现在嘛……现在网络作家富豪榜状元总是西装革履到处灌鸡汤,一点不在乎有人翻出旧账黑他,偶尔谈及少年轻狂许时过的豪言壮语,也只有轻描淡写一句“和某个作家朋友意见不合,闹的不太愉快。”

我猜今何在发表那个声明时应该神情冷淡,说他也想赚钱,但是不想按江南的方式赚。直到现在谈起也仍然咬牙切齿,偶尔讲起当年种种,甚至不肯再提名字,只写作□□背信弃义,认钱不认人,对他再好都捂不热那颗心。

江南脾气倔,下笔的力度像挥刀,他说与我相关的不是只有九州,我在乎的也不只有今何在!

今何在的自尊瞬间被戳爆,猴子炸毛了,张牙舞爪逮谁咬谁,最后扬言九州给你们老子不管了。

直到很久以后补刀帝张旺被采访时,曾无意间感叹“以前江南跟今何在经常住在一起,刚二十几岁的年轻人,都想做一番大事业,又惺惺相惜……”

《龙族》,江南让路明非给楚子航推荐上海堡垒,无解的结局,可这混账玩意当年把大角都给写死了,愣是给了猴子唯一一个好结局。

“你见过猴子没有?他长的可清秀了,今年才十八岁”
 “你真的恨我啊…我早该明白。”

07年3月14日,因为与江南的经营方针存在无法调合的分歧,今何在发表告别宣言,正式离开了九州。

09年1月8日,江南说他不会抛弃九州,那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意义之一。

可是九州志不是九州幻想,那些污浊的泥坑也成不了大海。

旷日持久的撕逼里不管是二框还是三框都很难看…两人变成了尖酸刻薄字字珠玑的键盘侠,杀红眼的时候谁会想起曾经隔着一个大洋的彻夜长谈?狗屁朋友万岁理想万岁,在那一瞬间都不过是用来捅死对方的凶器。

有时候也会想,早知如此,还不如当初不曾相识。可是你能想象吗?江南不认识今何在?这他妈简直就像X教授不认识万磁王邓布利多不认识格林德沃一样不可理喻!

所以,是的,谁都知道人生就是一场错过,可是就算结局注定,我也不想错过那个开头。

不说谁对谁错,他们身处是非场,大概都该负一份责任,况且我只是局外人,也弄不懂那么多。至少最初的纵情高歌都是真的吧,只不过后来物是人非……仅此而已。

毕竟少年的书生意气已经挥发殆尽,当年举杯痛饮的老友们也都四散天涯,更有甚者,拿起刀剑冲彼此咆哮要厮杀个酣畅淋漓……真不如就此江湖不见,也省的如今相看两厌,顺带还糊了曾为他们欢呼的无辜群众满脸鸡血。

大概这就是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的末路……哪怕曾有缘在一个屋檐下躲过雨,天晴后终究成不了同路人。结果沸腾的热血成了凝固的泥浆,这个多少人一起做的梦最终却是由当年最热爱它的两人亲手掐死的。真他妈操蛋啊,更操蛋的是偏偏还有一群傻逼,围着理想悲惨的尸体蹦蹦跳跳,为那些当事人都已经不大在乎的喜怒哀乐大呼小叫。

铁甲依然在?…在个蛋!!!铁甲他妈的早就冷了!锈成渣了!为什么还有这种看不清现实的白痴…拜托你们成熟一点行不行?!没可能的,回不去了,巴别塔倒了,醒醒吧。

……我那时候是真喜欢他们。江南,今何在,大角,唐缺,沧海……特别是框框和猴子,江南今何在,本来以为这两个名字一同出现属于天经地义,没想到当时欢欢喜喜吃下的糖,没过几年全烂在肚子里成了最狠的毒。九州故土分崩离析,一起做梦的战友纷纷醒来,他们有的去做了成功商人,有的退出圈子再不动笔,还有人固守原地一步不离…………那时爱的多热烈,现在恨的就有多汹涌,情绪一上头只想把对方撕成碎片,把一切都搞的灰飞烟灭好去给那些旧时光陪葬。

大角说,大家朋友一场,好聚好散。

可惜世上最难做到的,刚好就是这四个字。

好聚好散,好啊,没那么多爱恨情仇的纠葛,多少年后闲了还可以一起出去喝点酒,谈谈当年老夫也是神一般的少年……

都是空话。
 看看现在还有几人记得今何在这个名字吧。

可是写故事的人反倒高明,把什么都看透了,未来要经历的事也全写进书里。后来那场仗打的尸横遍野惨烈至极,大家挥挥手作别以为时间能抹平一切,可是不经意翻出那些旧书一看,白纸黑字,都是证据。

有些东西大概就是冥冥中自有定数,只不过我们都没那慧根,没能参透,不知道若他们再看自己曾经写过的字字句句,该如何感叹命运无常。

江南曾听雨,杨枝今何在……昔日江南今何在,纵得高下又如何?

遗憾吗?后悔吗?难道他们之间,最后真的只剩一句“你赢了”?

那欠了那么多年的“对不起”,到底谁该对谁说?

——“对于喜欢的东西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?”

——“想用一生去换它。”

——“这是天空里的第一滴水,我们希望它能变成海洋。”

滴水未成大海,旧知己也反目成仇。是爱是痴是癫狂,谁能料到这才是结局。

只是怎能忘了西游,怎能忘了九州……怎能忘了你们。

……真他妈了个逼,马勒戈壁,那么多年就他妈像个傻逼一样对这些破事牵肠挂肚,真他妈的可笑…我也不懂我到底在磨磨唧唧说些什么,矫情个蛋,总之不管了,我出坑,以后你们爱谁谁都特么滚球!

大概从此以后都不会再讲这些故事,不再提这些早该忘记的名字,说是青春回忆也好别的什么也好,那些男人们都长大了,就此打住吧。

大半夜发神经,纪念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喜欢过的RPS,尽管我喜欢他们那会时连RPS是什么意思都不懂。只愿天下有情人,千万别成五黑框,三观不同谈个屁恋爱,要是理念有分歧,朋友也没得做。

所以最后,江南也好,今何在也好,九州也好,梦想也好,这些都当做青春祭,当我从未弃你而去。

不管是他们彼此还是我

爱过。

“就这样么?”“就这样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136)

  1. 极寒圈冻死骨O红烧肉肉肉O 转载了此文字